您的位置:首页 >> 租房攻略

黄奇帆重庆3年内将关掉1500家房地产企

2018年10月27日 栏目:租房攻略

黄奇帆:重庆3年内将关掉1500家房地产企业重庆(资料图)原标题:黄奇帆:市场监管要让僵尸企业“入土为安” 重庆3年内将关掉1500

黄奇帆:重庆3年内将关掉1500家房地产企业

重庆(资料图)

原标题:黄奇帆:市场监管要让僵尸企业“入土为安” 重庆3年内将关掉1500家房地产企业

本报余瀛波

9月22日,“2016市场监督管理论坛”在重庆召开。本次论坛的主题是“创新事中事后监管营造良好市场环境”。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在其主旨演讲中强调,完善市场监管体系,首先要完善企业进出机制,着力增强事中事后监管的有效性。重点是加快去除无效供给,建立便利化企业退出通道。

比如,目前全国大约有13万多个房地产公司,按13亿人口折算,平均每万人就有一家房地产公司,每3000户居民就摊一家房地产公司。而在重庆,在3100家房地产公司中,95%的房地产开发、建设以及销售,都集中于500家公司。也就是说,剩下的1600家公司,实际上就是空壳。

黄奇帆透露,从今年开始三年内,重庆市每年将关闭500家房地产公司

黄奇帆重庆3年内将关掉1500家房地产企

,3年关掉1500家。

平均三千户居民摊一家地产公司

黄奇帆认为,企业有生有死、有进有出,是现代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。实行注册资本认缴制,推进注册便利化,营造了宽松的市场准入环境,但在宽进的同时,一定要跟进“严出”。

“做到该出的必须出、及时出,否则只进不出,也会扰乱市场秩序,导致优胜劣汰的市场法则变形走样,事中事后的监管会出现法不责众、形同虚设。”他说。

在此方面,黄奇帆认为,首先要加快去除无效的企业供给,坚决去除过剩产能、库存和僵尸企业,让僵尸企业、空壳企业“入土为安”,严把工商登记年报审验的关口。

在他看来,当前的重点应放在工商查验中的空壳公司、房地产开发企业中的僵尸企业、理财类的投资咨询公司、互联经济中的P2P众筹企业,包括那些私募基金中的没有实际资金投入的私募公司。

“这些在现实中都是存在的。” 黄奇帆举例说,比如,房地产开发企业,中国是世界最多的,目前全国大约有13万多个房地产公司,按13亿人口折算,平均每万人就有一家房地产公司,或者说,平均每三千户居民摊一家房地产公司。“重庆也一样。过去这些年,形成了3100个房地产公司,全市人口3100万人,也是平均每万人一个公司。”

黄奇帆介绍,去年底,重庆市工商局算了一笔账,这3100个房地产公司中,排名前500的公司去年建造、销售的房子,95%都是这500家公司的业绩。而剩下1600家公司的全部“产出”,只占全部房地产市场份额的5%。可以说,实际上就是空壳。

“这些空壳公司在形势好时,会乱集资搞房地产,而在形势差时,就会资金链断裂,从而成为社会不稳定的源头。” 他说。

黄奇帆透露,在掌握了这一情况后,重庆市政府已经下决心,从今年开始三年内,每年关闭500家房地产公司,3年关掉1500个。“房地产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企业的空间也是个该控制的事。”他说。

P2P平台金融业监管应设门槛

黄奇帆认为,完善市场监管体系,要分门别类深化商事制度改革,对大资本、高杠杆的金融业,涉及百姓切身利益的公共服务业,涉及公共安全的企业,其市场准入,都应设有必要门槛;对一般工商企业“先照后证”的同时,则需要制定负面清单作为事中事后监管的依据。

比如近两年,我国出现了一批“一行三会”不审批的、不给证的类金融企业,出现了2000多家P2P平台。“美国人搞了20年的P2P,全国只有7个;英国人发明了P2P,现在也只有10个;我们怎么就能在两三年内,一下子就冒出近3000个、集资了几万亿?”

黄奇帆说,现在这2000多家P2P平台造成的是上万亿的坏账,而且P2P坏账比银行坏账要严重得多。银行坏账一万亿,可能只涉及几百家企业,而P2P坏账一万亿,可能平均一个老百姓10万,就会涉及一千万人,可能导致社会的不稳定。

“所以,金融类企业一定要‘一行三会’管起来,谁审批谁监管,谁家孩子谁家抱,不能把这个都推到地方、推给工商部门。”

黄奇帆认为,金融、涉及公共服务的教育、涉及社会安全的易燃易爆,这三类企业还是要先证后照,而且有关部门终身负责。而对于除此之外的一般性企业,都应该实行先照后证,尽量简化手续。

“但是简化以后,在其拿照的那一天,就应该告知企业负面清单,也就是你这个企业什么事不能干。”黄奇帆说,所谓事中事后监管,监管什么?就是监管负面清单,这样事中事后监管就有了前提和依据。如果企业产生的时候没有负面清单,事中事后监管就几乎会流于形式。

黄奇帆同时强调,负面清单不能太复杂,让人记都记不住,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,很简单的,几分钟就能讲清。”

竞拍土地资金来源须防高利贷

黄奇帆认为,完善市场监管体系,还要强化市场风险防控,通过建立市场准入监测预警机制,对外地异常投资、行业异常变动、法人设立异常集中等情况进行监控,有效遏制虚假注册、非法集资等市场风险。